馮偉在工作室雕刻苦瓜題材壽山石雕。 工人日報記者 李逸萌 攝

馮偉創作的壽山石雕作品《甘來果》。受訪者供圖

很少有人知道,苦瓜完全成熟后,原本青色的外皮會變成金黃色,瓜瓤中紅色的種子甘甜爽口。因此,苦瓜也被稱為“甘來果”。

手握刻刀30余年,苦瓜一直是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、福建省非物質文化遺產壽山石雕傳承人馮偉情有獨鐘的創作題材。這其中,滲透著他對壽山石雕技藝和人生的體悟。

在馮偉工作室外,一片綠色的小天地里處處生機盎然。每逢春天,他都會在這里手植幾株苦瓜。

而在馮偉工作室里,材質、大小、色彩各異的壽山石苦瓜作品陳列其間、栩栩如生。馮偉獨創的苦瓜雕刻技法續寫著凝聚祖孫三代心血的“石頭記”,賦予它新的時代特色。

“十八羅漢”和爺爺的工作臺

苦瓜是馮偉偏愛的創作題材。

2011年,馮偉創作的大型花果籃作品《碩果累累》斬獲中國工藝美術“百花獎”金獎。一時間名聲大噪,苦瓜正是其中的花果之一。

1971年,馮偉的爺爺馮久和創作的大型石雕作品《花果累累》,獲得全國工藝美術展優秀獎。

這兩件相距40年的作品“隔空對話”,共同訴說著對祖國的美好祝福,也講述了馮偉在爺爺影響下,接力傳承、走出新路的故事。

小時候,馮偉手里摩挲的是刀具,眼里看到的是石頭。

那時,他總喜歡站在爺爺工作的福州雕刻廠廠房里探頭張望,一個場景他至今難忘:炎熱的夏天,雕刻廠的工作間里,幾位壽山石雕刻大師正在一張工作臺旁精雕細琢,這其中就有爺爺馮久和。呼啦啦的風扇聲和刻刀雕石頭的聲音充斥在工作間里,馮偉卻覺得,那一刻的世界格外安靜。

這些后來被業界稱作“十八羅漢”的壽山石雕刻大師,是當時福州雕刻廠里的主力職工。那一雙雙“點石成金”的巧手,令兒時的馮偉著迷。

壽山石雕刻講究隨石而變,會思考、善觀察是基本功。爺爺從小就注意培養馮偉的這種能力,將藝術啟蒙潛移默化地融入生活點滴。

在馮偉童年的記憶里,吃水果時,盤里的荔枝長什么樣的紋路,這顆荔枝與那顆有什么不同,爺爺都會讓他仔細觀察。當他看得入了神,爺爺總是在一旁呵呵地笑。

在爺爺的引領下,馮偉推開了壽山石雕的大門。打胚刀、銼刀、圓刀、尖刀、平推刀……這些刻刀成了他最熟悉的伙伴。

馮偉的指甲總是剪得很短,他右手中指的第一個指節上鼓起了厚厚的繭,這是他長期與刻刀相伴留下的印跡。摩挲著這個高聳的“小山包”,他笑著告訴記者,大約隔幾日,指節表面就要換一層新皮。

1000顆苦瓜各有不同

肥大飽滿的苦瓜,淡紅中帶黃,裂開的瓜體處,顆粒飽滿的瓜籽晶瑩剔透……馮偉工作室內陳列的苦瓜石雕作品吸引了記者的注意力。

“別看只是一層薄薄的外皮,要巧妙運用高浮雕的雕刻技法,讓凸面和凹面的搭配疏密有致,一眼便能感受到苦瓜肉的厚薄,才算是由皮到肉,抓住苦瓜雕刻的精髓!瘪T偉說,這些苦瓜石雕表面的起伏看似隨意,其實蘊含巧思。

雖然雕刻過的苦瓜已經超過1000顆,但馮偉自信地告訴記者,這些苦瓜每一顆都不相同。綠的、紅的、白的、黃的、紫的、漸變的……如切如磋、如琢如磨,他用刻刀記錄下一顆苦瓜從青澀到成熟的“一生”。

苦盡甘來,終成正果——這是馮偉對苦瓜的理解,也是他對人生的寄望!翱喙铣云饋黼m然清苦,但是別有一番滋味,這像極了學習石雕技藝的過程!

正式學藝后,馮偉的生活在外人看來十分乏味。

早上5點起床,先打掃一遍衛生,然后從磨刀學起、從臨摹練起。磨著磨著,馮偉的手磨破了,但他的心沉了下來。每日與壽山石“切磋”10余個小時,相石、打坯、鑿坯、修光、磨光,每一個步驟都是一次修煉。

緊握手中的刻刀,每向石頭內瓤深入一層,馮偉的內心總是既緊張又興奮——石頭內部變化多樣,耗費許久的精心構思,也許會因為色彩、紋路等的細微變化就不得不推倒重來。

不過在馮偉看來,創作最苦的時候也最快樂。

“為一塊石頭相石構思時,走路、吃飯,連在睡夢中都在想著這塊石頭,等到豁然開朗,這種攀過高峰的喜悅是旁人難以想象的!

石無貴賤的質樸生命力

在馮偉工作室里,記者看到了又一件尚在創作階段的、以苦瓜為題材的壽山石雕作品,畫在石頭上的墨跡此時早已干透。馮偉告訴記者,這件作品選用的是以黃綠色為主的老嶺石,這種石頭在傳統觀點中并不受“待見”。

隨著壽山石資源日漸稀少,馮偉苦苦思索,如何發掘那些傳統觀點認為“不那么好看、名貴、炫彩”的石頭的魅力?

母親吳美英對壽山石的見解讓他有了新思路,也更加堅定了他對于創作苦瓜題材石雕作品的堅守。

吳美英對200多個壽山石品種、數千種壽山石的特征都了然于胸。在她眼中,“石頭沒有貴賤之分,應尊重石材的自然之美。質樸的石頭也可以雕刻出生命力”。

2006年,壽山石雕入選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。2019年,馮偉作為福建省壽山石雕的唯一代表,參加外交部舉辦的福建全球推介會,讓世界領略壽山石雕的魅力。

作為福建省非物質文化遺產壽山石雕的傳承人,馮偉也正在種下傳承的種子。

在位于福州市三坊七巷的福建省非物質文化遺產博覽苑,他會指導前來參觀的孩子們體驗壽山石雕刻技藝,也會走進藝術院校,為學生們做專題講座。目前,馮偉已經培養出了40多位壽山石雕刻人才。

午后,冬日暖陽灑進工作室。兩個徒弟正在馮偉指導下,埋頭在壽山石上雕刻苦瓜,偌大的房間里,只有窸窣的雕刻聲。馮偉的思緒仿佛又回到了小時候爺爺的工作間,“世界很嘈雜,但匠人的內心很安靜!保üと巳請 李逸萌)